1. <input id="11gvl"></input>
          白映澤 微博賬號

          鐘表作家與專欄作者。獨立鐘表人。名表文化中心總編,《鐘表游》聯合自媒體創辦人。

          喜愛品牌: 江詩丹頓 雅克德羅 寶珀 朗格 寶璣 卡地亞 勞力士 歐米茄 百年靈 浪琴 天梭 Richard Mille Christophe Claret Urwerk Kari Voutilainen

          白映澤先生對世界鐘表行業的整體歷史和發展深有研究,對名表的藝術設計和鐘表文化有獨到的見解,對中國鐘表業的現狀保持清醒的認識;對中國內地近10年以來的名表行業發展情況有充分了解;親身經歷了內地名表愛好者由不知表、不懂表到知表、懂表,見證了內地專業鐘表媒體由沒有、到嘗試、到發展直到相對成熟的過程;熟悉中國鐘表業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。

          最近幾年,一貫熱愛經典腕表多年的中國市場,突然風向大變,和歐美市場一樣,鋼表運動表成了主流和時尚。眾多一線品牌的運動休閑鋼表先是缺貨等待,繼而各種配貨加價和爆炒,使得這類腕表價格始終居高不下。愛表人準備好20萬左右去買一款熱門的高級運動鋼表都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逐漸,原來相對比較“溫吞”的一些高級品牌的運動款腕表逐漸受到大家關注,大家開始購買這類品牌來替代無法買到的熱款的需求。不過,這類品牌此類表款怎么也要十幾萬。在萬元左右區間,有沒有一個瑞士腕表品牌的一個典型表款,能夠符合這類高級運動休閑腕表的調調兒,值得入手呢?這幾乎是一個空白,推薦這樣一款表挺有難度。畢竟1萬元的產品和10萬元、20萬... 【閱讀全文】

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2021年Onlywatch日內瓦拍賣現場本次拍賣由Christie's佳士得執拍全球高級鐘表界最重要的拍賣、第9屆Onlywatch慈善鐘表拍賣昨晚在日內瓦落幕,由Christie's佳士得執拍的本次拍賣創造了近3000萬瑞郎約2.1億人民幣的拍賣好成績。這個拍賣從2005年為一種罕見疾?。ǘ攀霞∪鉅I養不良癥)的研究籌款而生。在包括本次在內的過去的9屆拍賣中,已籌得1億瑞士法郎/9500萬歐元/1.1億美元用于該項研究,這真是鐘表界給人類健康所作的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!▲Onlywatch的發起創辦人Luc先生。他自己的兒子當年罹患杜氏肌肉營養不良癥,幾年前已去世▲Onlywatch鐘表拍賣最... 【閱讀全文】

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“鐘表界奧斯卡”、2021年GPHG(日內瓦高級鐘表大賞)于瑞士時間2021年11月4日晚在日內瓦舉行頒獎儀式。共頒出包括“金手指獎”在內的19個獎項。1“Aiguille d’Or” Grand Prix金手指獎Bulgari寶格麗Octo Finissimo2Ladies’ Watch Prize最佳女表Piaget伯爵Limelight Gala Precious Rainbow3Ladies’ Complication Watch Prize最佳復雜女表Van Cleef & Arpels梵克雅寶Lady Féerie Watch4Men’s Watch Prize最佳男表Gr... 【閱讀全文】

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查看更多

          大腕專欄
          A.J.
          新媒體《腕表天地》創始人、腕表之家特約作者、郭鳴獨立制表工作室顧問、上海市工業技術學校特約高級講師。具有豐富的鐘表知識,熟悉鐘表行業及鐘表文化。
          郄鳳卿
          資深名表收藏家,著名名表批評家,醫學博士,主任醫師,中國鐘表協會收藏委員會副主委,中國人生科學學會內觀與人生分會會長,天津醫科大學醫學人文學院名譽教授。
          曹維峰
          前天津海鷗手表集團有限公司高級工程師,中國鐘表大師,獨立制表人
          劉興力
          鐘表作家,博主,《頂級名表》《名表手邊書》《萬表世界》總編
          康威凱
          國內知名鐘表專家,現任《中國鐘表網》歐洲事務總經理
          表叔王寂
          資深名表收藏家,著名名表批評家
          大寫的蘿拉
          藍思晴:亞洲唯一女性專業鐘表珠寶評論家,文化、藝術與精致生活品味達人
          葉先生與獨立制表
          鐘表生活方式評論家,腕表之家特約作者。頭條文章作者,前駐滬英國總領事助理。
          玩弄山村女娃小说H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